竞彩堂

16年过去, 依旧没有一部国产喜剧电影能够超越它

如果没有刘德华,就没有后来的宁浩。

同理,也就没有2006年一炮而红的《疯狂的石头》,以及电影圈的铁三角。

那时的宁浩籍籍无名,徐峥迫切需要转型,黄渤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因为一部《疯狂的石头》让他们聚在一起。

令人遗憾的是,16年过去,依旧没有一部国产喜剧电影能够超越它。

因为《疯狂的石头》做到了很多国产电影没有做到的事儿,就算抛开以小博大的票房,它仍然是经典之作。

一是好笑。

电影让广告变得好笑,还可以成为经典,都不用列举片段,单说台词,画面就会浮现在脑海。

如王迅饰演的四眼说的那句:“别摸我”。

很多人知道宝马这一品牌也许就是从这部电影开始,而BMW原本的意思早已被人忘记,取而代之的就是“别摸我”。

这一句“别摸我”让五条线牵扯在一起,即道哥的小偷三人组、麦克的国际大盗、包世宏的保卫队、谢小盟的偷梁换柱,以及四眼和冯董。

包世宏(郭涛饰演)拿着谢小盟的照相机盖,看着上面的一串字母,脱口而出:“耐克,还出照相机啊。”

唯一让人感到迷惑的是,这到底是给Nikon打广告还是给Nike打广告,亦或是两者皆是。

这种双山寨的模式,让广告变得喜感十足。

黄渤饰演的黑皮颇为得意的说:“牌子,班尼路”,自然也要被提出来。

其实,这句台词的由来与刘德华有关。

当年刘德华是班尼路的代言人,而他又是《疯狂的石头》的投资人,班尼路便顺理成章的成了广告植入。

当然,还有麦克的“我顶你个肺”,道哥的“这个阶段正是我事业的上升期”。

小军的“我是对不起大哥,可这肥水也没流了外人田,不吃亏对吧”,包世宏的“公共厕所吗,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二是传神的演技。

以道哥、黑皮、小军三人在车上行骗那一段为例,黄渤的部分堪称一绝。

黑皮一上车找座的时候,眼神飘飘忽忽,落座后表情又是唯唯诺诺的样子,把一个底层棒棒的格格不入和胆小怕事演绎的惟妙惟肖。

尤其是他凌乱的头发遮挡住左眼,甩头那一瞬间,然后眼睛眨了几下,嘴角挤出一丝不自然。

后面打开可乐盖,用舌头舔净了瓶顶上的可乐,极具生活化,假意中奖后,说话磕磕巴巴又带有些许委屈的神情。

单凭这几个细小的动作,这一人物便活了过来。

三是有序的多线叙事。

影片一开头就交代了四条线索,且这四条线互有关联,绝非强拉硬拽。

先是道哥、黑皮、小军三人组,假扮成搬家公司,到各个小区偷窃。

在最后一桩买卖中,他们遇上了前来处理违章停车的交警,交谈不妥的情况下,他们欲与交警拼命,却被一声撞击打乱了计划。

这声撞击来自何处。

原来是开发商冯董的秘书四眼,在老厂长那吃了闭门羹。

为了发泄自己的怒气,正在墙上涂“拆”字的他将车停到一旁,却被山坡上冲下来的面包车撞坏了车灯。

面包车为什么会冲下来。

因为工艺品厂保卫科科长包世宏和三宝本来在车上闲聊,从缆车上掉下来的可乐罐砸碎了车的风挡玻璃。

没有顾上拉手刹的二人,下车后对着天空大骂,却未曾料到车子会自己滑下去,并撞到让他们赔了八千块的宝马车。

可乐罐又为何从天而降。

起因是厂子的儿子谢小盟在缆车上遇到了一个美丽的女子菁菁,而她是道哥的女朋友。

贪图美色的他以艺术之名前去搭讪,被菁菁用高跟鞋狠踩,难忍疼痛的谢小盟,松开了握住可乐罐的手,正好不偏不倚的砸在了包世宏的面包车上。

由此引发了“偷梁换柱”、“得来全不费工夫”、“以真换假”、“完璧归赵”等巧合奇遇的故事。

四是配乐。

《我爱你,亲爱的姑娘》多次出现在谢小盟与菁菁相遇的场景中,动感的节奏和悠扬的旋律让观众很容易进入剧情。

而且借助音乐可以把谢小盟夸张的表情毫无掩饰地呈现出来,从而更加真实地塑造了其内心世界。

《忘情水》出现在道哥看见谢小盟和自己的女友睡在床上的场景。

刘德华歌中的一句“给我一杯忘情水,换我一生不伤悲”将一个中年男人的失意表现的淋漓尽致。

《我爱北京天安门》出现在一心想靠彩票发财的三宝身上。

他不假思索的轻信了道哥他们骗人的道具可乐,花了一千块路费,到北京去兑换五万块的大奖。

落得一场空的他,独自站在天安门前,于寒风中瑟瑟发抖,那种苍凉的无助感,与背后的祖国相比,有了反差性的笑料。

《老狼请吃鸡》出现在结尾部分。

黑皮被困的下水道,前通道的井盖被一辆宝马车压着,后通道的井盖被一尊佛像压着。

他在下水道里待了几天,没有吃喝,又累又困又饿的他,好不容易找到了信号,打通了道哥的电话。

可是,此时的道哥意外被撞死,尸体被甩在宝马车车轮旁,而他的手机刚好落在井盖上。

铃声响起,传来的歌声是“今天好运气,老狼请吃鸡,你打电话我不接,你打他有啥用啊”,与黑皮的窘状无缝连接。

五是黑色幽默。

《疯狂的石头》奠定了宁浩黑色幽默的基础,此后他的每部电影都会对人性和社会罪恶进行解剖。

宁浩在采访中说过:“我觉得喜剧其实是一种批判,笑声是一种批评,人们看到值得批评的事情往往会发笑。”

《疯狂的石头》中的批评有时代进步、人物挣扎、道德异化、信仰沦落、人性丧失,都好似掺杂了黑色的尘世笑谈。

这种笑是“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无动于衷,也是“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的无能为力。

《疯狂的石头》中为什么会出现这些不同的笑,是因为欲望得不到满足。

正是有了这份欲望,电影中的大人物、小人物才变得贪婪、担忧、茫然、焦虑,惶惶然如丧家之犬。

如上过警校的包世宏一心想当个为民除害的正义使者,却成了将要倒闭的厂子的保安,还被拖欠工资八个月,生活拮据,试图改变最终还是没有起色。

还有笨贼三人组,正在事业上升期的道哥,上了大嫂的小军以及拥有飘逸发型的黑皮,三人都想通过自己认为正确的方式做出一番大事。

结果呢?一个死于非命,一个逮入公安,一个在马路上被人狂追。

他们都是小人物,在现实面前,他们的经历近乎荒诞,但他们都有着一样心酸的结局。

那便是他们的努力最后都妥协了生活。

除此之外,宁浩还在片中留了一个延续至今的彩蛋,即他对夜巴黎的钟爱。

《疯狂的石头》中道哥、黑皮他们住的招待所叫夜巴黎;《无人区》里徐峥饰演的律师,维修汽车并被坑的地方叫夜巴黎。

《疯狂的赛车》中黄渤饰演的耿浩开车送海鲜的市场叫巴黎海鲜城;《心花路放》里黄渤饰演的耿浩和徐峥饰演的郝义绝交的巷子,有一个招待所叫夜巴黎。

这是宁浩的高明之处,他摸得懂商业片的脉络,也坚持着艺术片的内核。

他没让自己浅尝辄止或停滞不前,他知世故而不世俗,他懂得让步,也明白生活不如诗,当转身撞到现实时,要收敛起自己的刺。

竞彩堂平台,竞彩堂官网,竞彩堂网址,竞彩堂下载,竞彩堂app,竞彩堂开户,竞彩堂投注,竞彩堂购彩,竞彩堂注册,竞彩堂登录,竞彩堂邀请码,竞彩堂技巧,竞彩堂手机版,竞彩堂靠谱吗,竞彩堂走势图,竞彩堂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