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彩堂

志愿军侦察班抓到一个南朝鲜营长, 政委一看之下大惊: 怎么是你?

1950年12月24日,在志愿军入朝作战的第二次战役结束。原本不可一世的“联合国军”被迫撤退到了三八线。

美军第八集团军司令沃尔顿·沃克在此前一天时,驱车从汉城前往前线阵地,妄图将失落的美军从悲观情绪中拯救出来。

但不幸的是,沃克与南撤的南朝鲜军的卡车相撞,当场丧命。

沃克殒命之后,美军立刻派遣时任美国陆军助理参谋长的马修·李奇微前来接任第八集团军司令官,并于12月26日到达朝鲜战场。

士气低落的“联合国军”

初到朝鲜战场的李奇微完全不敢相信,武装到牙齿的美军竟然会被人民志愿军打得如此落魄。

原本想要立刻组织反击的他,在视察了美第1军、英第29旅、美第25师、南朝鲜第1师,并在前线会见了各军的指挥官之后,只好放弃了立即反击的打算。

李奇微在其后来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我沿途遇到了一些士兵,与他们进行了交谈,听取了他们的不满意见。从他们的身上我也深深感到,这是一支张皇失措的军队,对自己、对领导都丧失了信心,不清楚自己究竟在干什么,老是盼望着能早日乘船回国.....”

放弃进攻作战的李奇微只能是转而进行防御作战,为的只是让此时已经颓废不堪的“联合国军”能够抵挡得住人民志愿军的下一波进攻。

李奇微相信,志愿军一定会很快发动第三次战役的,而且一定会很快到来。

李奇微命令“联合国军”撤退到三八线以南,并在这里修筑了防御工事,建立纵深防线。仅仅几天的时间,联合国军就遵照李奇微的命令部署了一条从临津江到三八线的总战线。

被当作炮灰的南朝鲜军

有意思的是,李奇微的防线部署中,南朝鲜的军队位于第一线,而英美联军的部队则位于南朝鲜军队的后方,大部分都集结于汉城周围以及汉江南北地区的交通要道之上。

明眼人一看便知,这时要让南朝鲜人做炮灰,而美军则随时可以全身而退。

南朝鲜军队明知已成炮灰,却敢怒不敢言。不少南朝鲜的士兵都有了当逃兵的想法。

事实上,对于南朝鲜的士兵来说,当逃兵并不可耻,在他们中间,很多人从一开始就对这场战争报以悲观和抗拒的情绪。

与美韩联军的士气低落不同的是,在经过了前面两次战役的胜利之后,此时的人民志愿军已经顺利地收复了平壤,兵锋正盛,卯足了劲准备与美韩联军再一次一较高下。

在志愿军的指挥大营内,彭德怀、洪学智、解方等我军高级将领正在为是否要展开第三次战役而讨论。

虽然在前两次战役中,志愿军已经取得了超出预期的辉煌战果。但是经过两次战役,志愿军的减员情况也已经十分严重。而且此时的朝鲜已经全面入冬,接下来的天气情况也将会较之前的两场战役更加严峻。

加上敌军一直对志愿军后方补给线进行轰炸,物资的供应已经成为阻碍志愿军前进的一道枷锁。

痛打落水狗——第三次战役的发起

正在志司倍感犹豫的时候,毛主席在拍给彭老总的电报中却明确地作出了指示。

毛主席指出:目前美、英各国正要求我军停止于“三八线”以北,以利其整军再战。因此,我军必须越过“三八线”。如到“三八线”即停止,将给政治上带来很大的不利。

接到了毛主席电令之后的彭老总,再三思量后,决心集中志愿军的6个军和早先人民军的3个军队美军三八线防线实施进攻。于是,志愿军入朝作战的第三次战役就此打响。

1950年元旦前夜,也就是12月31日,中朝两国共约30万人的部队全部已经准备就绪。

下午5点,志愿军开始向西起临津江口,东至麟蹄大约200多公里的联合国军防御阵地发起进攻。

刚刚得到喘息的联合国军,万万没想到志愿军的第三次战役会发起得如此之快。

更没想到的是,原本在火力上占据绝对优势的联合国军,此时竟然会被暴露在志愿军的炮火覆盖之下。此时的联合国军,除了抱头鼠窜,也就别无他法了。

志愿军之所以能够这般出其不意地给予联合国军痛击,其实还是要归功于此前的准备。早在12月30日的时候,39军的第116师就已经在悄悄地将7500余人的部队和70余门火炮,当着南朝鲜军队的面悄悄的部署到了联合国军防线边上。

在39军炮火的覆盖下,仅仅半个小时,右翼纵队的第38、第39军和左翼纵队的第42军就先后突破了联合国军的三八线防线。

而这时,原本被李奇微放在防线最前端当炮灰的南朝鲜军队完全已经在我军的纵深之内,已然处于被包饺子的状态。

猛烈的炮火很快就敲掉了南朝鲜第一师的前沿火力点,使敌完全失去了其纵深的炮兵阵地。

担任突击任务的116师接着炮火覆盖的时机,只用了10多分钟的时间就穿过了南朝鲜军队的雷区,渡过2齐腰深的冰河,从南朝鲜第一师的正面进行突击。

而战场的另一边,在第二场战役中被彭总授予了“万岁军”称号的38军的先头部队114师340团也已经开始渡江。

340团只用了10分钟的时间就在汉江上搭起了一座简易的浮桥。渡江之后的340团不一会儿就已经突破了敌人的前沿阵地。

仅仅不到一天的时间,38军就已经连破联合国军的3条防线。因为联合国军的士气低落,使得李奇微的防线全然成了纸糊的老虎,不堪一击。

志愿军以摧枯拉朽之势快速攻陷敌军阵地,以至于前线的先头部队甚至都与敌军搅在了一起。

战斗间隙发生的一件趣事

在当时,114师的341团还发生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说起114师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一支有着传奇历史的部队。

114师的番号原本为国民革命军第58集团军111师,原本隶属于国军序列。抗战时期还参加过著名的临沂保卫战。后来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蒋介石多次指示部队暗中破坏抗战,最终将111师推向了对立面。

1942年,111师通过“八三起义”加入了人民军队。

当时为了不破坏抗战大局,遂保留了国民革命军111师番号。直到解放战争时,111师才更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114师,成为了38军下的一支劲旅。

从第三次战役打响以来,114师就带头冲杀在部队的前端,像是一把匕首一样地刺穿敌人的防线,深入敌人的战略纵深之中。

但也由于冲杀得太快,使得前哨部队与后卫部队之间拉出了不小的距离。

担任114师后卫的乃是341团,战斗开始之后,尽管341团的战士们日夜行军,但也和冲在最前面的部队之间拉出了一段距离。

由于部队突进得太快,使得341团在行军的过程中经常会遇到一些败逃下来的小股南朝鲜军。而这些南朝鲜的溃军,也几乎不会有什么抵抗,转身就逃了。

有的甚至在遇到志愿军时,立马缴械投降,341团因此抓了很多的俘虏。

后来因为作战任务紧迫,341团连俘虏都来不及抓,只能是抓紧时间赶路,争取赶上前端突进部队的步伐。

连日的行军,很多战士都没能好好地睡上一觉,甚至一些战士还练就了边行军边打盹的特殊技能。

341团的政委名叫张镇铭,和团里面的其他战士一样,接连多日的行军,让张镇铭倍感疲惫。一路行军,只要有机会停下来,张镇铭都会抓紧时间找个地方睡上一觉。

1月3日,经过了三天的急行军,341团上上下下都已经疲惫到了极点。就在这时,团部接到了原地休整的命令。

接到命令之后,战士们全然顾不得环境的恶劣,很多战士纷纷倒头就睡在了路边。张镇铭此时已经累到了极点,找来找去,找到了一个草垛子就要躺下。

可就在这时,张镇铭看到草垛子边上还睡着一个人。

因为是在傍晚,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加上连日行军的疲惫,使得张镇铭也没细看对方。一眼望去,只是看到对方高个子,穿着一件很脏的美军大衣,手里面还拽着一张地图,撅着头在草垛子上打盹。

张镇铭想到前几日团部的郭参谋长好像就在敌人的手中缴获了这样一件美军大衣,睡在这里的应该就是老郭了。

张镇铭对郭参谋长说道:“老郭,你还真是找了一个好地方啊!”

或许是因为对方太过劳累的原因,完全没有理睬张镇铭。而张镇铭也不计较,就地挨着老郭便睡了下来。

半晌过后,部队开拔,警卫员叫醒了张镇铭。

还在有点睡眼惺忪的张镇铭稍微缓了一下便立刻起身与警卫员一道朝着部队的方向赶了过去。临走的时候,张镇铭推了一下身边的郭参谋,叫了他两声。

“老郭,部队已经出发了,你还不走吗?”

谁知对方并没有吱声作答,依旧在原地躺着打盹。张镇铭心想,些许是因为连日的行军太累了,便让对方在原地多休一会儿。然后便和警卫员离开了。

张镇铭和部队一道向着指定的地点进军,不知道走了多久,侦察参谋曹殿珍急匆匆地找到张镇铭并向他报告,称侦察连的战士们抓获了一名南朝鲜的营长。

张镇铭一听是个营长,这在抓获的俘虏里面级别可不小。于是张镇铭立刻叫曹殿珍将这名俘虏带过来,想在他的口中问出一点关于南朝鲜军的情报。

在曹殿珍将对方带到张镇铭面前时,只见张镇铭一脸惊讶,定睛看了半天之后才说出了一句话“怎么是你!”

看到这一幕的曹殿珍懵了,在他的印象中张镇铭不可能认识南朝鲜人呀!

在周围人满是疑惑的时候,张镇铭说出了事情的始末。原来,眼前这位南朝鲜的营长,就是之前与张镇铭一同睡在草垛子上的“郭参谋长”,当时由于天太黑,张镇铭也没有认出对方究竟是何人!

张镇铭问曹殿珍究竟是如何辨别出对方是南朝鲜军的营长时,曹殿珍便讲述了抓捕这名南朝鲜军营长的过程。

眼光毒辣的老侦察兵

原来,曹殿珍接到上级命令去执行侦查任务,回来的时候大部队已经开拔。

于是便想着先找个地方让侦察连的战士们休息一下后再来追赶部队。与张镇铭一样,曹殿珍找到了那个草垛子,也在草垛子这里看到了身穿美军大衣的“郭参谋长”。

曹殿珍当时看了一眼对方,叫了一声郭参谋长之后对方没有回答,曹殿珍就在准备躺下休息时多扫了一眼对方的脚下,一下子就看到了对方穿的一双大皮靴。这下就引起了曹殿珍的警觉。

要知道在志愿军的队伍中,缴获美军衣物穿在身上的确实不少,但是穿美军军靴的确实几乎没有。

于是曹殿珍一遍自顾自的嘀咕着说着话,一面用手语招呼同行的侦察连战士悄悄的靠了过来。战士们靠上来后,曹殿珍一把扯下对方压得很低的军帽。

对方觉得事情不对,准备反抗,可是早已经靠上前来的几名侦察连战士迅速就将对方按倒在地。对方情急之下喊出了家乡话。

这下可好,这是南朝鲜人没错了。为防止对方是前来打探情报的间谍,曹殿珍立刻在连里面找懂朝鲜语的战士来和他交谈。

最后得知,对方原来是南朝鲜炮兵营的营长。因38军突进速度太快,南朝鲜军的炮兵部队又部署得太靠前,战斗开始后没多久便被志愿军全部分割包围。于是他便和手下的士兵们一起做了逃兵。

张镇铭不得由衷地佩服曹殿珍,作为一个老侦察兵,曹殿珍确实有着极强的侦察意识。随后张镇铭对这名南朝鲜的炮兵营长做了突击审问,知道了很多关于南朝鲜军炮兵部署的情况,并将这些情况很快上报。

敌人的溃败

两天后的1月5日,38军突入敌纵深15公里,又迂回到东豆川以南的湘水里、仙岩里地区,将南朝鲜军的第六师与南朝鲜军的第一师分割合为。

而南朝鲜军这两个师属的炮兵部队几乎没怎么开炮,就已经被全部俘虏。志愿军将从南朝鲜军中缴获的美制武器悉数投入到战斗中,成为了粉碎帝国主义侵略者的利器。

与南朝鲜军的窘境不同的是,此时英美两军的部队早已经在李奇微的命令下全部退到了韩城再次布防。

南朝鲜军队显然成为了美英联军的炮灰,被无情地抛弃掉了。

1951年1月8日,“联合国军”在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打击下,最终撤至北纬37°线附近的平泽、安城、堤川、三陟一线。

至此,人民志愿军第三次战役以完满的胜利宣告结束,为彻底粉碎美帝国主义侵略者的野心奠定了基础!

竞彩堂平台,竞彩堂官网,竞彩堂网址,竞彩堂下载,竞彩堂app,竞彩堂开户,竞彩堂投注,竞彩堂购彩,竞彩堂注册,竞彩堂登录,竞彩堂邀请码,竞彩堂技巧,竞彩堂手机版,竞彩堂靠谱吗,竞彩堂走势图,竞彩堂开奖结果